》的版本研究也获得全面展开,内容

  • 时间:
  • 浏览:1970
  • 来源:韩国漫画污漫_韩漫网站19禁经典漫画-无遮羞中文免费大全

小说在叙亲。放假在家,便送桌席过去,又是高顶方糖,时鲜树果,中看不中吃。这样的桌面,年下可能转手就送人。游遍九城,纹风不动。 

  閱讀《續金瓶梅》,讀者面對的色情場景總是在弔他們的胃口。如第五回描述金蓮與春梅在地獄中巧遇陳經濟,三人重敘舊緣,可形體已消,再也不能狂蜂浪蝶了。第三十二回處理一個性無能的老頭子,竭力取悅兩個如狼如虎的中年婦人。不用說,他是力不從心的,還賠上了一條老命。第三十三回講的是金桂色誘隔鄰的書生,然而她的一片苦心,守身自持的書生卻一點兒也不領情。第四十二回描述金桂為鬼所迷,夜夜與之交歡。雖然看似恣縱,其實卻全是虛的。第四十七回講金桂與鬼相交之後,生了藥石罔效的怪症,竟成了石女,從此與男歡女愛絕緣。值得一書的是,書中的金桂終其一生,都仍是個室女,因為不論是她與梅玉的同性戀關係,或是她與鬼魂空虛的交歡,都不足以使她在傳統的生理觀念上失去室女的身份。上述所有這些色情的情節都有一個特點——缺乏實質(unsubstantiality)。無論作者使用的語言有多「遊戲」、多誘人,這些色情場景仍然不是「真」的。有關金桂的幾個插曲尤其具有象徵性。作為潘金蓮的後身,讀者難免期待金桂扮演淫欲場面的主角,而她與梅玉的同性戀關係及她與鬼魂的交歡也的確獲得作者用心良苦的注意力。有關金桂的「性經驗」的描寫總是細節而「活現」(丁耀亢如此形容自己的寫作策略)。然而,我們發現,她的逾越性的淫欲所可能產生的興奮,卻全部被消解為虛空。正是因為金桂被荒蕪的虛空(unproductive emptiness)所定義,所以讀者就與作品原本可能提供的性愉悅產生了距離。

  再对潘金莲,她害死了自己的爱妾、儿子、甚至是自己。但他还是要为金莲在月娘面前说好话。死在她手里都毫无怨言,花心算得了什么呢?

  再根据目前可查到的记载,《金瓶梅》最早抄本是从徐阶(即徐文贞,明嘉靖严嵩后宰相,与王世贞既是同乡,又为世交)家传出的,对此,朱星先生推断徐阶家又是从王世贞家抄来的(参见朱星《金瓶梅考证》39、149页),否则,无从查考《金瓶梅》抄本之最初来源。因而朱星先生说:“从历史材料上看,《金瓶梅》书稿只能追查到王世贞,而王世贞又从何处抄来就无从追查了”。我和朱星先生看法一样,《金瓶梅》必出王世贞之手无疑。

  再说李桂姐与李桂卿姑侄两辈人。对西门庆也是柔情如水,可惜身份有别做不得屋里妻妾。

  再推八字无冲,始称佳期作药王。

  在《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吳神仙長畫推冰鑒 潘金蓮暑下浴蘭湯」中提到:

  在《金瓶梅》第一回中,敘述了潘金蓮的身世遭遇,可以知道在她十五歲以前,是招宣時代,她是一名小歌伎註13,受了環境的污染,那時的潘金蓮就已學會了描眉畫眼,傅粉施朱,品竹彈絲,…,做張做勢、喬模喬樣。我們可以說,自她九歲賣入招宣府起,所學的就是一些聲色之技。取悅 男人已是他自小學習的職業。後來到了張大戶家作家伎,是主人的口邊肉,無論主家婆防備得多麼嚴密,管制得多麼厲害,也免不了為家主所收受。所以,從潘金蓮的早年生活環境,所養成的一切習尚來看,她的言談舉止,都是屬於娼妓這一類人的行為。再者,由我之前分析過潘金蓮的性態度和 她的人格、本性方面來看,也都在在地顯示出潘金蓮是個十足的「泛慾主義」者。諸如此類,都是淫婦的原型象徵。

  在《金瓶梅》里,西门庆在干了种种恶行之后,仍然有生子喜加官的好运。西门庆的死亡是自个儿生病死去。书中说他是淫欲过度,贪淫得病,“油枯灯尽,髓竭人亡”。看来是《金瓶梅》的作者找不到有惩除西门庆这类家伙的正义力量,但又不甘心西门庆们好好享受他们的淫欲生活,无可奈何,就让他淫欲而死吧,也算是给西门庆们一点诅咒,给世人一点劝戒。

  在《金瓶梅》以前的中国小说中,往往是只有男主角而没有女主角,没有作者去关注和认真描述女人。《西游记》中的女人形象是妖精。《水浒》里赞赏的是宋江杀惜,杨云石秀杀巧云和武松杀潘金莲。《三国演义》和《西游记》 《水浒》 一样关于女人的文字都很少,貂婵等美女只是男人争权斗争的工具,《三国演义》第 19 回还有一个故事,是一个农夫碰上刘备逃难路过,因为这个农夫没有肉来招待客人刘备,就将他的妻子杀了割肉煮给刘备吃。注意《三国演义》的作者是以赞赏的口气来叙述这个农夫的故事的,那个农夫的妻子没有名字,地位就和一只供宰杀的鸡一样,中国古代这些文学作品和中国当时歧视女性、将女人当作工具或衣服的统治意识一致,那些文人和说书人们不会去关心女人,也不会为女人多费笔墨口舌。 

  在《金瓶梅》这部小说中,西门庆真可谓是中国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人们无论是在口头咒骂一千遍,还是在心中仰慕一万遍,可他仍然还是那个西门庆。西门庆的“艳福”大概是不少男人的梦想,他不仅拥有众多的女人,还有一些女人似乎等着他去拥有,从这点来看,西门庆在当时应该是个很招女人喜欢的男人。而西门庆的那些女人呢,也并不是都是为了金钱。

  在《水浒》里,西门庆是被武松摔下楼去,一刀将头割了下来。英雄除恶霸,很痛快很理想也很简单。但是、社会真实是这样理想和简单吗?不是,至少《金瓶梅》作者不相信。《金瓶梅》里是让西门庆逃掉,武松却怒气冲冲把一个给西门庆报信的家伙(武松在县衙门里的同事)打死了。武松以误杀罪冲军流放,西门庆、潘金莲等还要在《金瓶梅》的场景中多表演几十回,给千百年的读者们展示明朝万历年代社会生活情景。

  在1700年以前的中国文学史上,可曾有过这种本来意义上的真正的“小说“?可曾有人描写过这种真正的性之爱?甚至,可曾有人真的把“市井之徒“当作人来描写,而且居然写出了他们的情感生活?

  在1700年以前的中国文学史上,可曾有过这种本来意义上的真正的小说?可曾有人描写过这种真正的性之爱?甚至,可曾有人真的把市井之徒当作人来描写,而且居然写出了他们的情感生活?

  在初刻本时间诸说中为较多研究者所接受的是“1617年”说,马泰来在《中华文史论丛》1982年第1辑发表《麻城刘家和〈金瓶梅〉》一文倡导此说,后李时人的《谈〈金瓶梅〉的初刻本及补证》和周钧韬的《〈金瓶梅〉初刻本问世年代考辨》加以补充,认为初刻本出现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至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之间。此外,张远芬提出“1613年说”,邓瑞琼则认为是1614年。

  在第二个时期,《金瓶梅》的源流研究与版本研究一样,表现为内冷外热,海外研究者仍以美国韩南成绩显著,他的《〈金瓶梅〉探源》是以冯沅君的《〈金瓶梅〉中的文学史料》和其他学者的研究为基础的集大成之作。徐朔方在编选的《金瓶梅西方论文集》的《前言》中写道:“它所收罗的材料极为详备,只有集海内外著名图书馆的收藏才能做到。作者甄别资料的审慎客观的态度足以和最好的学者媲美。”韩南对于“探源”的完整理解,乃是包括了作品内容的揭示、创作心理和文本意义的探索等多个层面,较之一般探源研究远为深入。全文共分为八题,即:一、《水浒传》;二、白话短篇小说《刎颈鸳鸯会》、《志诚张主管》等七种和公案小说《港口渔翁》;三、文言短篇小说《如意君传》;四、宋史;五、戏曲;六、清曲;七、说唱文学;八、结论。作者在文中揭示《金瓶梅》所借素材明晰可考的有小说话本十种、戏曲十四种、清曲(合套曲和散曲)一百四十种,还有宋史及其它说唱文学作品。韩南在对小说素材来源的研究中,往往对作者选择素材的动机和修辞效果等方面有独到的理解,韩南在论文的“结论”里写道:“《金瓶梅》的作者无视文史学家对各种体裁判定的分界线,不论是正史、小说、戏曲,也不论是长篇、短篇,只要与作者的想象力相近,都在录取之列。作者还从当时流行的口头文学中吸取某些技巧,表现了他借用传统手段的愿望。小说是作为读物提供给读者,而不是演唱给听众,由于《金瓶梅》如此出色地接受了多种文学形式,尽管作了大量的借用,它仍然超过前期的文学作品。我们还应该看到小说作者为使抄录来的段落满足自己的创作意图所作的改动。只有分析出哪些引文不得不改动,哪些改动后来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未达到引导出给读者所期望的东西时,我们才能探索出这部小说的独创性。”由此可见,同是对《金瓶梅》中史料进行研究,韩南与冯沅君的撰述却不相同,如果说,冯沅君是从文学社会学或文献史料学的观点出发,那么韩南则更多是以小说修辞学和创作心理学的视角予以观照,可谓各擅其长。

  在第二时期,中国内地的版本研究较之作者研究更为冷落。相对而言,这一时期的海外金学研究取得许多重要成果。据记载,《金瓶梅》早在江户时代的元禄、宝永年间(1688-1704年)已传至日本,而《金瓶梅》之传入西方是以巴赞(L·Bazin)的法文作品《武松和金莲的故事》(相当于小说第一回)为最早,见于1853年巴黎出版的《现代中国》。此后,遂有海外学者研治《金瓶梅》,其中又以美国学者和日本学者为多。检视五六十年代海外《金瓶梅》文献学研究的诸多成果,美国学者韩南的《〈金瓶梅〉的版本》(注:所据为包振南译稿《〈金瓶梅〉版本及素材来源研究》的第一部分),无疑是这一研究领域最重要的撰述。韩南的版本研究极为细致深入,他将视野所及的版本分为三类:A版、B版、C版,各指词话本、崇祯本、张竹坡评本。A版现存三种:A[,1]原北京图书馆藏,现藏美国的《金瓶梅词话》,A[,2]京都大学图书馆藏残本《金瓶梅词话》,A[,3]日光慈眼堂藏本《金瓶梅词话》,韩南认为A[,1]版本较早,A[,2]、A[,3]为A[,1]版的重印本。B版包括B[,1]王孝慈藏残本,B[,2]北大图书馆马廉藏本,B[,3]天理中夫图书馆藏本,B[,4]内阁文库藏本,东洋文化研究所藏本等九个版本和一部刻印本的手抄稿本。C版韩南未作详述,仅指出此类版本的共同特征。在该文中韩南还详细比较A版与B版,对沈德符所言的五回补刻文字,A、B版前几回的窜改和亡失章节等均作考述。由于海外图书资料查检系统比较先进,韩南所见的版本资料相当丰赡。

  在第三时期,《金瓶梅》的版本研究也获得全面展开,内容包括版本介绍、初刻本时间、评点本研究诸方面。在五六十年代,由于特定政治环境影响,海内外汉学研究久成隔阂,不通消息,当八十年代初我国学者开始版本研究时,信息滞后,所据仍是民国学者之成果。朱星的《金瓶梅的版本问题》(载其专著《金瓶梅考证》)列出了孙楷第所著《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中所记五种版本:《金瓶梅词话》、《新刻绣像原本金瓶梅》、《新刻绣像金瓶梅》、《张竹坡评金瓶梅》、《古本金瓶梅》等,颇为粗疏。在朱星之后,滋阳、刘辉、鲁歌、马征、李时人等都对版本情况做了研究,其中以刘辉成就最著,刘辉著有《〈金瓶梅〉成书与版本研究》一书,其中《金瓶梅版本所见录》与《金瓶梅版本考》为版本研究的重要著述,刘氏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有价值、有影响的十四种主要版本,对这些版本的版式、序跋情况、有无回评和图像等多作著录,并有按语,对版本的刊刻时间、付刻所据本子也作了认真探求,可谓是《金瓶梅》版本研究之集大成者。

  在对《金瓶梅》作者人选的考证中,又贯穿了有关作者属性的三种争论,分别是集体创作与个人创作之争、大名士与中下层文人之争、北方人与南方人之争。其中以集体创作与个人创作之争参与者最多、影响最大。争论肇始于前文叙及的潘徐之争,八十年代初期,支持潘开沛的有徐朔方、支冲、赵景深、蔡国梁等学者,其中以徐朔方主张最为有力。徐在《〈金瓶梅〉的写定者是李开先》和《〈金瓶梅〉成书新探》二文中,力主“非个人创造说”,而认定《金瓶梅》是世代累积型集体创作的产物。这一派观点在八十年代后期有所变化,蔡敦勇的《〈金瓶梅〉作者之谜何以难解》,周中明的《从语言文字看〈金瓶梅〉》话本特色——兼评“世代累积型的集体创作说”》等论文认为,《金瓶梅》是集体创作,“基本上未经刻书人和其他文人的修改润饰”。而刘辉、傅憎享则认为,成书的《金瓶梅词话》未经文人加工写定,而直到《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刊印才意味着写定的最后完成。在论争的另一方,率先对徐梦湘的观点进行补充论证的是杜维沫,他于1980年3月在《文献》上发表《谈谈〈金瓶梅词话〉成书及其他》,反对潘开沛的集体创作说,认为《金瓶梅》若是集体创作的话本,为何在当时不见流传?从此说的还有朱星、李时人、鲁歌、马征、周钧韬以及美国的浦安迪、日本的日下翠等学者,大多从《金瓶梅》所取得的杰出艺术成就出发,进行颇为有力的论证,这项争论至今未取得统一的意见。

  在古代,在不把女人当人的时代里,西门庆能做到这样,是多么的不易呀。 

  在檢視過《續金瓶梅》中的色情場景之後,我們或許已經相信丁耀亢在處理淫欲主題的時候,成功地哂昧怂敢粺嵋焕洹沟牟呗浴P裕谒男≌f中非扭曲即遙遠,讀者何由陷入?如此,丁耀亢便除去了讀者深陷其中而產生錯誤閱讀的危險了。那麼,作者是否成功地做到了「正確寫作」了呢?還是,正如他對因果報應的精確計算性的呈現,寫作自會從內部自我挑戰呢?

  在揭示政治腐败、社会黑暗方面,《金瓶梅词话》所涉及的不仅仅是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而是十分广泛而又非常深刻的。尽管过去的小说在这方面也曾作出努力,但正如王国维在《红楼梦评论》中说,我国戏曲、小说的特质之一,是“往往说诗歌的正义,善人必有其终,而恶人必罹其罚”。即使歌颂民间反抗斗争的《水浒传》,也还是让正义得到不同形式的伸张(包括死后成神这一类给读者以精神安慰的形式),这多少给那种黑暗的社会抹上了一层理想色彩。而在《金瓶梅词话》中,我们却看到许多无告的沉冤,难雪的不平:西门庆毒死武大,娶了潘金莲,逍遥法外,即使英雄武松也对他莫可奈何;苗员外惨遭杀害,主犯苗青却因此成了富豪;宋蕙莲被害死后,她父亲想给女儿报仇,结果也被迫害而死……,这种无辜者受尽煎熬、悲惨而死、毫无抵偿的故事在小说中比比皆是。而那个作恶多端的西门庆,却享受了一辈子的富贵荣华。他最后的纵欲而死,即使有教人自我检束的意味,也算不上“恶有恶报”;甚至他转世投胎,也仍旧是做富户。现实的沉重和阴暗,使读者感受到巨大的压抑,从而更有可能认识到封建社会的本质。这种描写,一方面是因为封建末世的政治确实格外地混乱无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作者对传统道德已彻底失去信心,不再相信它能够有效地约制社会的统治阶层,提供正义的理想。

  在那个社会里,那些读书识文,“斯文诗礼”的秀才们也不会出淤泥而不染而品行优良。正相反,读书人领导世风,在黑暗社会里往往是率先腐烂。《金瓶梅》里读书人的典型是西门庆请的书房先生温秀才,此人“明眸皓齿,风姿洒落,举止飘逸”,但行藏如何呢?第58回有几句歪诗说是“和光混俗,维其利欲是前;随方逐圆,不以廉耻为重”。平时假模假样,暗里*淫跟班小童,盗卖东家情报,没有一点德行。而且不单是此位温先生如此,读书秀才们大多如此。就在西门庆请温先生之前,第56回有应伯爵调侃秀才读书人的半回文字,有诗有赋,尖酸刻薄,描写读书人的那个德性,只比没读书老百姓更加厚颜无耻。

  在潘金莲的心中,有一种对未来命运的隐忧,因为她自己无法把握,她没有哪时离开过别人之手,也没有哪时曾得到自己独立人格的存在。

  在清人首倡的“王世贞说”遭到现代学者否定近半个世纪之后,朱星再倡此说,他于1979年在《社会科学战线》上发表《金瓶梅考证》和《〈金瓶梅〉作者是谁》二文,再次确认王世贞是《金瓶梅》的作者。另一学者周钧韬在其专著《金瓶梅新探》中亦支持此说。1980年徐朔方在《杭州大学学报》上发表《〈金瓶梅〉的写定者是李开先》,提出“李开先说”,此说的支持者有吴晓铃、赵景深,杜维沫以及日本的日下翠等,青年学者卜键还于1988年6月出版了专著《金瓶梅作者李开先考》,对此说作了系统的总结。1982年,张远芬在《徐州师院学报》上发表了《金瓶梅作者新证》等文章,提出“贾三近说”。黄霖则在1983年第3期《复旦学报》上首倡“屠隆说”,有魏子云、郑闰、李燃青、吕珏等支持此说。另外,1988年《社会科学研究》第4期发表鲁歌、马征的论文《〈金瓶梅〉作者王稚登考》,提出“王稚登说”。以上合之为《金瓶梅》作者“五大说”。各说在拥有一些支持者的同时,又几乎都面对着强而有力的驳论,以致于众说纷纭,难以定论。

  在色情小说兴起的年代,木刻版画的工艺水平也有了

猜你喜欢

官方公开了《摇曳露营△》第二季动画的全新视觉图

描写女子高中生一起野外露营的动画《摇曳露营△》在播出之后深受大家的喜爱,本作之前宣布将会推出第二季动画,现在官方公开了《摇曳露营△》第二季动画的全新视觉图,本次的视觉图分为黑夜

2020-04-29

《一拳超人》重置版漫画172话公开了,这一集中黑光和饿狼继续之前的战斗

《一拳超人》重置版漫画172话公开了,这一集中黑光和饿狼继续之前的战斗。面对饿狼的强硬,黑光已经开始浮现恐惧的心理,饿狼的攻击越来越猛。

2020-04-29

剧场版动画《机动战士高达:闪光的哈萨维》公开了全新的特报视频和视觉图

剧场版动画《机动战士高达:闪光的哈萨维》公开了全新的特报视频和视觉图,视觉图中佩涅罗佩高达登场,配上战争的画面看起来相当有冲击力。同时本作的声优阵容也公开了,小野贤章、上田丽奈

2020-04-29

《浪客剑心》电影最终章全员海报

《浪客剑心》真人电影最终章在今天(3月25日)公开了全员海报,所有主要角色全部登场,同时还宣布了新的追加角色演员,伊势谷友介和土屋太凤将出演四乃森苍紫和巻町操。《浪客剑心》真人

2020-04-29

《星期一的丰满》:有两位大胸妹子入 这个邻居身材太棒

感觉有段时间没见到这位迷糊的后辈妹子了,再见面依旧是活力满满。从兄妹两个反应来看,后辈妹子的好身材带来了不同冲击效果,感觉这个义妹的表情不太对,不知道后续会有什么发展。不过这个

2020-04-29